当前位置:首页 - 吉奥汽车欢迎您!历史历史上的杯酒释兵权,不止一顿饭那么简单
历史上的杯酒释兵权,不止一顿饭那么简单
2022-07-09

北宋建隆二年(公元961年)七月发生了大家熟知的一件事,也就是宋太祖赵匡胤把石守信等禁军高级将领留下,设宴欢饮,结果就发生了深刻影响北宋的对话,宋太祖说自己的皇帝当着不踏实,害怕被石守信这些高级将领夺权,第二天,石守信等人就上表请辞了。

宋太祖凭此,掌控了中央禁军的兵权,消除了对帝位存在影响的将领,压制武将的策略,也是被后来的宋太宗赵光义更加坚定地执行,重文抑武成为北宋的主基调,这也导致了北宋对位战争屡屡失败。

现在再去回顾这段历史的话,可能大家都会认为,宋太祖是轻松就解决掉了武将对皇权的威胁,一次宴会就把所有的事情都搞定了,但实际上,杯酒释兵权不是那么简单的,宋太祖解除中央禁军武将将领兵权是一个过程,杯酒释兵权只是最后的结果而已。

首先要说的是,从唐末开始,地方藩镇的影响力太多,中央朝廷无力相抗,这是五代十国动乱的根源,但是从后周世宗柴荣时期开始,后周就已经开始改变这样的局面了,也就是削弱藩镇,加强中央军事力量。

到了宋太祖称帝后,地方藩镇的实力大幅削弱,早已没有了唐末,藩镇尾大不掉的局面。

但这也有隐患,那就是中央禁军成为最为强大的战力,谁可以掌控中央禁军,谁就有复制五代十国藩镇篡权的能力。

宋太祖不解决这个问题,自然是寝食难安,毕竟他经历过动乱时代,太了解如果中央禁军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,那么他今天是皇帝,明天就有可能是别人的刀下鬼。

因此,杯酒释兵权主要的目标就是掌握禁军兵权的将领,在宋太祖称帝后,他便对中央禁军将领开始下手了。

宋太祖称帝后,掌握实权的中央禁军将领有9位,殿前都点检慕容延钊,殿前副都点检高怀德,殿前都指挥使王审琦,殿前都虞候赵光义,侍卫马步军都指挥使韩令坤,侍卫马步军副都指挥使石守信,侍卫马步军都虞候张令铎,侍卫马军都指挥使张光翰,侍卫步军都指挥使赵彦徽。

赵光义无需对付,毕竟是自己的亲弟弟,而其他人,宋太祖就看不顺眼了。

首先,他称帝后,很快就撤换了张光翰、赵彦徽两人,他俩可是当初陈桥驿兵变,策划黄袍加身的两位主要将领。

而宋太祖稳定局势后没几个月就罢免了两人的官职,转而让韩重赟与罗彦瓌接替他们的职位,也就是说,用自己亲信换下了张光翰、赵彦徽,这明显是不信任啊。

而后宋太祖对中央禁军的最高统帅下手了,也就是慕容延钊。

《宋史.慕容延钊传》表解军职,徙为山南东道节度、西南面兵马都部署。

慕容延钊被外放了,虽然表面上看他成为一方节度使,可是之前我就说了,北宋时期的节度使已经不是唐末时期的节度使了,也就是说慕容延钊被宋太祖明升暗降了。

更重要的是,罢免了慕容延钊的殿前都点检后,宋太祖就不再设立殿前都点检后一职,他自己就是从这个位置登上帝位的,显然他不希望有人有样学样,坑自己一把。

《宋史.高怀德传》李筠叛上党,帝将亲征,先令怀德率所与石守信进攻,破筠众于泽州南。事平,以功迁忠武军节度、检校太尉。

《宋史.王审琦传》李重进叛,副石守信为前军部署讨之。建隆二年,出为忠正军节度。

《宋史.韩令坤传》又从讨李重进。建隆二年,改成德军节度,充北面缘边兵马都部署。

再看看其他人的境遇,高怀德、王审琦、韩令坤三人先后在平定李筠、李重进反叛后,被封为节度使,罢免了中央禁军武将的职权。

因此,所谓的杯酒释兵权真不只是一顿饭的事,这是宋太祖自从继位后,就一直在推行的事情,石守信等人也是看在眼里,大家都懂的,所以说宋太祖在酒宴上说的话,在场的人都是心知肚明。

他们不想造反的话,那么解甲归田,当一个富家翁就好了,毕竟宋太祖只要兵权,没有必须杀了他们的理由。

《宋史.石守信传》明日,皆称病,乞解兵权,帝从之,皆以散官就第,赏赍甚厚。

这才是杯酒释兵权的真相,宋太祖绝非靠着一次酒宴就完全掌握了中央禁军的兵权,他不是神,石守信他们也不是棒槌,看似轻易的外表下,背后是宋太祖的长时间筹谋。

同时值得一提的是,在废止了殿前都点检这一职位后,殿前都指挥使一度成为中央禁军的最高统帅,那么是谁在杯酒释兵权后,担任此职呢?这个人叫杨信。

这个人可是个“奇人”,因为他是个哑巴统帅,而且是宋太祖太宗两朝赋予信赖的禁军统领,这是一般人吗?

《宋史.杨信传》四年,信病喑,上幸其第,赐钱二百万......六年,迁殿前都指挥使,改领建武军节度。

太平兴国二年,改镇宁军,并领殿前都指挥使。三年春,以疡疾在告,俄卒,赠侍中。

那么就算杨信有能力,可是为何一个哑巴统帅能够坐稳禁军统帅的占位置长达十多年?

在杨信临死前,发生了一件“怪事”,当初他不是突然之间就哑了吗,也是一样,他死前的一天,又能说话了,“信未死前一日,喑疾忽愈,上闻而骇之,遽幸其第”,宋太宗还特意前去探望。

因此,最后可能的是,杨信这么多年一直是在装病,他从来都不是哑巴,而是装得的,为的就是让宋太祖宋太宗放心,也打消了其他别有用心之人的意图。

后面,掌握中央禁军兵权的宋太祖,再度分散武将兵权,也就是将禁军交由三衙统领,至此他才算是放心了,别人想造反谋逆,可能性大大降低了。